当作家们在访问的时候他俩在谈怎么着?

2019-10-09 14:19栏目:音乐
TAG:

如果你看过伍迪·艾伦的电影《午夜巴黎》,一定会对男主乐此不疲的穿越印象深刻。欧文·威尔逊饰演的吉尔去巴黎度假,在某个闲逛的午夜,遇到了一辆老爷车,穿越回“黄金时代”,先后认识了菲茨杰拉德、海明威、科尔·波特、斯泰因、毕加索、杜娜·巴恩斯等人,这些人物在伍迪·艾伦的演绎下鲜活清晰,吉尔遇见每一个人时都兴奋得不知所措,抓住一切机会与对方交谈。

        《巴黎评论》是本很好的访谈,之所以说它好,在于读起来带给我的感觉。但是好在哪里,我说不上,因为目前读的书有限,里面所有的作家的书我几乎一本也没读过,说来惭愧,以后要好好拜读。由于书读的少,理解访谈中他们说话的意思很难。写书评就更难。对于写作路上的小学徒,看到大师们的访谈录,高山仰止,对海明威的访谈摘录我比较感兴趣的一部分,供自己学习,没看过这本书的也可以借此了解一下这本书。

白天回到现实的吉尔,喜欢呆在宾馆里写小说,以及出去闲逛,和各种人交谈。

         《巴黎评论》:你能不能谈谈这个过程(指写作)?你什么时候工作?是否严格遵循一个时间表?

午夜时分,在街头等待老爷车的到来,期待再次回到黄金时代,与菲茨杰拉德参加派对,和海明威讨论作品,请斯泰因指点小说等等,一切的一切,处处惊喜,令人着迷。

         海明威:写书或者写故事的时候,每天天一亮我就动笔,没人打搅;清凉的早上,有时会冷,写着写着就暖和起来。写好的部分通读一下,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、会写什么就停下来。写到自己还有元气、知道下面该怎么写的时候停笔。吃饱了混天黑,第二天再去碰它。早上六点开始写,写到中午,或者不到中午就不写了,停笔的时候,你好像空了,同时又觉得充盈,就好像和一个你喜欢的人做爱完毕,平安无事,万事大吉,心里没事,就待第二天再干一把,难就难在你要熬到第二天。

试问,如果你也坐上了那辆老爷车,能够与作家们交流,你最想知道什么,又最想问什么呢?想深入了解作家们的生活,不需要穿越回“黄金时代”,读《巴黎评论·作家访谈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      (小佳碎碎念:海明威写作时辛勤又热爱。做自己喜欢的事真的是一件万事大吉,幸福的事。就像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。怎么也相处不够,不忍分离。但又得留出彼此独处的时间。)

《作家访谈》是美国文学杂志《巴黎评论》的招牌栏目,几乎涉足了世界文坛中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所有最重要的作家。通过轻松愉悦话家常的形式,展开了与作家们的谈话,谈论自己、谈论他人、谈论作品、谈论创作、谈论正在做的事、谈论将要做的事。《巴黎评论·作家访谈》收录了四十八位作家的访谈,分为三卷先后出版,《巴黎评论·作家访谈Ⅰ》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,揭开了作家们别开生面的一幕。

        《巴黎评论》;你发现有什么地方最有益于写作吗?两世界旅馆一定是一个,你在那里写出了不少作品。写作环境对你有影响吗?

图片来源于豆瓣

         海明威:哈瓦那的两世界旅馆是非常好的写作地点。这个庄园也是个很好的地方,或者说以前很好。不过,我在哪儿都工作得挺好。我是说我能在各种环境下工作,只有电话和访客会打扰我工作。

在访谈中,作家们的写作习惯、写作信念、写作技巧、阅读数量、消遣爱好等都是读者关注而且也是采访的侧重点。

    (小佳碎碎念: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不重要,重要的是海明威热爱写作的心。不过,如果能在一个景色怡人的地方写作我感觉是件特别美好的事。)

一、写作习惯

        《巴黎评论》:你记得你想当作家的确切时间吗?

访谈中最常见的话题就是写作习惯。每个作家的习惯都不一样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“小怪癖”,但一样的是,写作都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。

美高梅彩票app,          海明威:不记得,我一直想当个作家

海明威总是站着写作,每次写作之前都会削好铅笔,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写,写到中午,记录每天的文字产出量,晌午时分开始每日半英里的游泳。村上春树的生活极其规律,每天四点起床,写上五六个小时,下午跑步或游泳,读书、听音乐,晚上九点就寝,每天重复,从不改变。

       (小佳碎碎念:我小学时想当作家。海明威实现了。那我什么时候实现呢?要对自己再狠一点)

卡波蒂写作时必须躺下来,有香烟和咖啡才能思考。纳博科夫总是在卡片上写作,写作前先有个整体布局,然后慢慢往里填空。奥斯特写作时迷恋用方格笔记本手写,将笔记本视为可供思索和自我检视的秘密之地。

        《巴黎评论》:你会建议年轻作家干报纸吗?你在《堪萨斯城星报》受到的训练对你有用吗?

二、写作信念

        海明威:在《星报》工作你得学着写简单的陈述句,这对谁都有用。新闻工作对年轻作家没害处,如果能及时跳出,还有好处

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信念,在写作的过程中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的写作方法,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,有时候会受其他作家影响,但极少直接模仿。

        (小佳碎碎念:恩,学写新闻报道没什么坏处,如果能及时跳出,还有好处。家里那本《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》该好好拜读一下了)

海明威说“最好的写作注定来自你爱的时候”,写作可以向其他作家学习,还可以向画家、作曲家学习,学习去看、去听、去想、去感觉,单纯努力的尽自己的可能写到最好。

       《巴黎评论》:你觉得同其他作家相处,智识上相互刺激,这对一个写作者有价值吗?

马尔克斯是通过漫画开始写作的,是《百年孤独》的作者,认为想要成为一个作家,得在写作的每一个时刻都保持绝对的清醒和良好的健康状态。

        海明威:当然

亨利·米勒说“写作是一件无声无息的事”,是拼命把未知的那部分自己掏出来,绝不伪装,是什么样就写什么样。

      (小佳碎碎念:如果能成为作家,那我就会有一帮作家朋友。格调升高了。想想就很美妙。)

厄普代克一直想以画画或写作为生,享受“把想法变成思想,思想变成文字,文字变成印刷品”的过程,发表了几乎所有形式的文学作品,认为想成为作家唯一的办法一定是不停的写,直到达到能发表的水平为止。

       《巴黎评论》:这几年你好像在刻意避免和作家来往,为什么?

卡佛年轻时生活窘迫,想写东西但没有时间和地方写,酗酒而后又戒酒。写作时每天都在写,大部分时间花在修改和重写上,尽自己的能力写好写真实,认为一点点自传加上很多的想象才是最佳的写作。

        海明威:这个有些复杂。你写得越深入就会越孤独。好朋友、老朋友大多去世了,还有些搬得远了。你几乎见不到他们,但是你在写作,就好像同他们有来往,就好像和他们一起泡在咖啡馆里。你们互通信件,写得滑稽,兴之所至会淫秽、不负责,这几乎跟聊天一样美妙。但是你更孤独,因为你必须工作,能工作的时间总体来说越来越少,你要是浪费时间就会感到犯了不可饶恕的罪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美高梅彩票发布于音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当作家们在访问的时候他俩在谈怎么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