毁容——读的最后一本书

2019-10-09 14:21栏目:雕刻
TAG:

这本书来头可大了!不信向下看!

美高梅彩票软件 1

李峰是学校写作论坛的元老,应学校要求出版一份推理月报,有过写作经验的作者应该都知道,写作第一步是寻找到相关的素材,图书馆自然就成了李峰必不可少的闺蜜。

这里是女人的世界,直到有一天……

炎热的夏天总是让人心烦气躁,李峰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水继续向图书室走。

24岁的张小雯管着一家中医按摩院。年纪轻轻就当了店长,来做美容的阿姨和太太常常夸她能干。张小雯的店叫做“张氏修身堂”,法人是她母亲。小雯妈从南方到省城已有二十余年,终于盘下这三间店子,雇得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。虽然已经和小雯爸爸离婚十年,在老家也招惹了不少闲话,但谁当面对她不毕恭毕敬,提携了那么多亲戚出来混事,三姑六婆对她抱有几分复杂的感激之情。

李峰刚刚发现今天是借书日期最后一天了,本来还想约朋友一起去郊外游玩,看来也没戏了。

美容院是女人的世界,因为开在省政府附近,定位又较为高端,来得大都是官太太。张小雯主要做针灸推拿,母亲嘱咐,你给女顾客做就好了,男顾客都留给雯婧。别人要问你做啥业务就直说针灸美容师,未婚的大姑娘家,说是给人做按摩的,听起来总有点不正派。张小雯笑话母亲想多了,咱家的店名正言顺干净亮堂,谁来看一眼会想到那方面去?小雯妈说你以后就知道了,不是每个人都跟你这么简单。

图书馆人很多,但是一般都不是看书的,多数是蹭空调的,谈恋爱的,追女生的,应有尽有,就是没有认真看书的。李峰看到这种情况摇摇头,苦笑的去找管理员还书。

张小雯有个表妹雯婧,她原名叫倩楠,意思就是欠男。来到这家店上班以后,小雯妈她改名叫雯婧,说倩楠这名字乡土气太重。张小雯说妈妈的创造力实在有限,横竖脱不了“雯”字。“那你给我想一个,姑奶奶!”小雯妈在她额头上戳了一指头。

管理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,胖胖的,和蔼可亲,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,反而多了几份慈祥。

雯婧生的一双桃花眼,来店里工作了不到一年,男顾客越来越多,而小雯的手下是女人的世界。女人的世界很小,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些事情。小雯翻开记录本,今天上午按计划有十个女人来针灸,六个是VIP。小雯给刘太太扎上针,便开始给李阿姨推拿。“李老师啊,我跟你说,我家闺女真是不省心。”刘太太平躺在床上,对旁边的李阿姨抱怨,“处了四年的男朋友不要了,被一个小白脸儿迷了心窍,自个儿跑到香港找他去。”“小白脸儿?你上个月不还说这小伙子条件可好了?”李老师试着把脸侧过去,身上承受着小雯大力的推拿,表情有些吃力。“哪儿呀?”刘太太不满地说,“上个月信誓旦旦地拿了户口本过来说要和我家闺女结婚,她头脑发热就跟这小子去香港了,结果谈了不到半个月这混球就说他恐婚。你说俺姑娘这都二十八九岁的人了,再不嫁出去咋办。姑娘家可耽误不起。”李老师叹了口气,“唉,这年头的年轻人……”

“大妈,我想找一本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,在哪里可以找到?”李峰说。

好不容易送走了机关枪一样的刘太太,赵姐就进来了。赵姐的老公也是个有钱人,从她三天两头换的饰品就能看出来。今天她带了条据说是三万块的白金项链,一边不停地放在手上赏玩,一边对小雯叹气道,“三十多岁了,真是没意思。老公没情趣,儿子不听话。”小雯笑道,赵姐哪儿的话,谁不羡慕你事业稳定,家庭幸福,生活美满。“什么呀,混饭。”赵姐又叹了口气,对小雯说,“你还年轻,好好规划,难道想一辈子就呆在这店里?”

“二楼,小心楼梯啊,有点陡。”大妈叮嘱李峰几句就走了。

这句话说中了小雯的心病,原本健谈的她突然就默不作声起来。

二楼,可能是很少有人上来的原因,布满了灰尘,没有开灯,有外面的阳光透过来,倒也不影响视觉。

晚上七点雯婧说约了男朋友吃饭,要提前走,叫小雯帮她顶一会儿。七点半来了一个长得很斯文的一个男人,看上去三十多岁,戴着金边眼镜,穿着一件蓝格子衬衫。这人好像以前来过几次,雯婧叫他什么来着?哦,是周老师。周老师看小雯在,很和气地打了个招呼。“徐雯婧今天走得早,叫我给你按。”小雯引周老师进入按摩间。

第三排,第二个书架。

“周老师是颈椎有问题?”小雯一边铺床单一边问。

李峰找到了心理学的书架,随意抽出查看,半个小时后一本书吸引了李峰,这本书好像有股神奇的魔力,弄的李峰心跳加速,李峰忽然感觉这个房间透着一股阴森的感觉,没有细看,抓住这本书就跑了出去。

“徐大夫告诉你啦?”周老师的声音很温柔,让小雯瞬间对他生出几分好感。

回到宿舍,预料之中没有人,李峰将怀里的书放到桌子上,灰色的封面雕刻着几个大篆,左下角印着一只玫瑰,一股沧桑的感觉指插李峰的眼睛。

“没有,看得出来。”小雯笑道。

翻开古书,并不是李峰想像的那种记录什么诡异的杀人事件,而是一些小故事,奇怪的是它们都是以悲剧结尾,而且这本书好像是没有写完,竟然有半本的空白。

“好神奇啊!怎么看出来的?”与那些爱摆谱的太太们不同,周老师的口气中有一种客套的热络在里面。

李峰翻开最后一篇故事,发现竟然讲述的自己学校的事情,一个学姐爱上了同班的男孩,但是男孩并不喜欢她,因爱生恨,女孩将男孩毁容,最后女孩进了监狱,男孩悲惨终生。

小雯本来想说,望闻问切嘛,不想却脱口而出,“不告诉你。”不知是否受了周老师的影响,她发现自己的言辞中竟有了打情骂俏的意味,不免有一丝绯红略过年轻的脸蛋。

李峰感觉这件事情透着蹊跷,女孩为什么将男孩毁容,书中根本没有交代,李峰决定亲自调查一下。

“嘿!”周老师笑笑,脱去衬衫。赤裸的上身让他看上去更结实些,那紧实的肌肉让小雯竟有些昏眩。

文中的女孩叫张小雯,男孩叫刘浩,是李峰上一级的。李峰找到了自己的导师,想查看一下学校的记录,导师知道他要写月刊,所以爽快的答应了。

下手一按,周老师的后背颤动了一下,发出一声呻吟,“你手法比雯婧还老练。”

不一会儿老师找来了往届学生库存的档案,在同学的评价中小雯是这文静懦弱的女孩子,完全没有做坏事的嫌疑,李峰又联系到了小雯当年的同学,都是唏嘘不已,表示小雯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性格大变,最后竟然落下如此下场。最后李峰去监狱看望小雯,监狱的人说半年前转走了,听说是得了神经病。

“那是,我上小学就跟我妈学了。”小雯的口气不无得意。

小雯这边线索算是断了,可是李峰并不死心,经过了几天的努力,终于约到了,文中的男孩刘浩。

“原来是家传手艺啊,怪不得这么厉害!”周老师感叹。

静谧的咖啡厅,一个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小舞台拉这小提琴,音乐悠扬,美丽。

下班来按摩的男人分为两种,一种不爱说话,一种特别喜欢没话找话。周老师倒是有些人民教师的教养和亲切,“你们一天工作多长时间?”

李峰看着刘浩,白皙的皮肤,高高的鼻梁,炯炯有神的眼神透着自信,实在看不出一丝被毁容的迹象。

“我得在店里呆12个小时。”

“你好。”刘浩打破了沉默。

“哇,这么久!”周老师感叹,“那还真是不容易。”

“你好,额…我是想打听,张小雯的事情的”

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,小雯的手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张小雯?是谁?”刘浩疑惑的说。

周老师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迟疑,便说道,“我的腰这几天痛得要命,能不能帮我按一按?”

“你不认识?她和你是同班同学啊?”李峰眼神里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
“哦,没问题。”小雯回过神来,“周老师在学校教书?”

刘浩的眼珠向上翻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说道“记的了!你说的是那个特别文静的女孩子吧?原来他叫张小雯啊?我和她不是很熟,毕业以后就从来没有见过。”

“哦不,我在教研室上班。”周老师很放松地趴在按摩床上,“最近天天对着电脑编教材,每天都腰疼得不行。”

“啊!她没有喜欢过你?”李峰瞪大眼睛。

“是么?做完这个疗程就好了。”

“不可能吧。”刘浩挠挠头说道。

周老师微微一笑,心下比较着徐雯婧和张小雯,觉得雯婧是看上去便命犯桃花的女子,小雯看上去乖巧老实些,却仿佛隐藏着什么秘密。他被小雯按得直叫唤,惊讶于这姑娘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。她今年有几岁?22?他想问问,又觉得似乎有些冒昧。

“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,我挺忙的。”刘浩没等李峰回答,站起来出了咖啡厅。

“我会不会下手太重了?”小雯问道。

李峰愣在哪里,一动不动,嘴里囔囔的说写什么。

“还好还好,是我比较爱叫唤。”周老师诚实地说,又询问道,“我的状况算不算严重的?”

李峰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宿舍,眼睛里的清澈不在,剩下一片混沌。今天室友破天慌的都在,李峰没有搭理他们,倒头就躺在自己的铺位。

“还好了。做做按摩,平常多活动活动。”

李峰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一个人在宿舍,桌上依然放着那本书,灰色的封面雕刻着几个大篆,左下角印着一只玫瑰,突然有一种渴望,自己的故事也要写在上面。

“那就好。确实最近活动少了。”周老师最近为了赶稿子,在办公室话都顾不上说,下了班可逮着一个人唠嗑。这姑娘乍看没有那个高个子的雯靖漂亮,细看倒也不错。

忽然,李峰被惊醒了,可是确无法动弹,三个室友拽这他肩膀,四个压这他身子,他从对面镜子里看见手里拿着刀子,自己脸上血肉模糊。

“好了周老师,你可以起身了。”小雯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十分了,再不准备关店就赶不上回家的公交车了。

不知道哪里跑出来怪力,李峰竟然挣脱了七个人。

“谢谢你,我下次什么时候来?”

“李峰!李峰!你怎么了?干嘛啊你!”室友的吼叫已经拋在李峰身后。

小雯翻了翻记录本,“周三吧。不过雯靖最近下班早,找她按摩的话你得早点过来。”

李峰满脸是血的跑到了图书馆,管理员换成一个年轻的小姑娘,他没有在乎别人诧异的目光,直接上了楼。

“我最近都下班晚呢,”周老师又拿出了那套自来熟的本领,“找你是不是也行?”

二楼,地板一尘不染,明亮的灯,照耀着一排排的书架。

“呃,理论上来讲,不太行。”小雯迟疑了一下,觉得说“妈妈禁止我给男人按摩”实在显得有些没主见。

“这本书,应该是还不回去了。”李峰神经质般笑着说。

“哈哈,张大夫你真有幽默感。”周老师笑笑,小雯注意到他笑起来很好看,竟然有点面熟的感觉。

美高梅彩票软件,世界之事到底是有人安排好的,还是随意而为?期待下一个人记录自己的故事。

“我主要负责女士这边。”小雯解释道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周老师不自觉地打量着小雯的胸部,心想她大概是C杯?

雯婧这两天总是早退,周老师有时候八点多了才来,小雯想告诉他要关店了,可是不知怎么的,总有些不忍心。她喜欢听周老师的声音。

看店是件难熬的事情,若不和客人聊聊天,自己看着秒针走动,实在是寂寞得很。忙的时候三只手不够用,闲起来所有的网页都刷了一遍,直对着手机发呆。小雯在这家店干了两年,当了一年店长,愈发觉得这是已婚妇女的职业。

“我家女儿非要读博士。你说一个大姑娘二十五六岁了不赶紧结婚还读什么书?读出来了还有几个男人敢要?你说是不是小雯?”李老师向她抱怨,“有几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老婆那么多学问?”

“读博士也不耽误结婚啊,我有同学的女儿就是读书期间结的婚。”旁边那张按摩床上的王老师不服气地说。

小雯心想,像李老师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怎么也跟那些家庭妇女的想法没什么区别。

“那是特例。”赵姐接过话头,“我的女儿读到本科就足够了,才不会花钱送她出国留学然后又不回来了,自己变成空巢老人。孝顺儿孙谁见了?再说,女人就是要找一个宠爱自己的男人。”

这话让女儿在国外的李老师十分不悦,“话也不能这么说。你一个大学教授,怎么还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。”

赵姐叹了口气,“唉,李老师啊,我真是羡慕你们家那位。我老公真是没有一点情趣。唉……”

李老师对她这句话早已听厌,于是岔开话题,“小雯你毕业几年了?”

“两年。”

“才两年,难怪看着这么小。”

“唉”,这次轮到小雯叹气。她22岁从一个三流医学院毕业,本来打算留在南方发展,却始终放心不下独自在省城打拼的母亲。再加上恋爱的失败,更让她想回到家里。那时母亲刚盘下第三家店,正缺信得过的人手,便让小雯回到她身边去。可是这一回来,便被困在了这个店里,或者说困在了这个家里。

“谈男朋友了吗?”赵姐问小雯。

“分手半年了。”

“为什么分手啊?”李老师也跟着八卦起来。

“性格不合吧。”小雯不想说是因为他家里看不上她的职业,更看不上她来自单亲家庭。

今天徐雯婧请假了,另一个店的美容师红梅来顶替她。红梅已经结婚七年,在小雯妈妈,也就是张老板的手下干了三年。她体态微胖,话不多,手艺不错,唯一让张老板不满的是,她在店里总是有意无意地唉声叹气,或者是习惯性地摸着手机。

“昨天健康路那家店里来了个客人,进门看了我几眼就说,你做美容真是没有说服力。”吃饭的时候红梅对小雯说道。

小雯在心里默默吐槽,这客人还真犀利,嘴上却说,“这些太太都比较自以为是,说话的确不太讨喜。”

“唉……”红梅又叹了口气。“当初要是跟了个好男人,现在也不用在这儿受累。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枝花,哪像现在年老珠黄了,生了孩子又胖成这样。小雯你还年轻,找个好男人嫁了,雇个人来看店。”

“呵呵,其实我想到别的城市去。”小雯说。

“你傻呀,找个有钱人在家当全职太太多好。你以为出去瞎折腾容易?”

小雯笑而不语。

七点半周老师过来了,拎了一盒大樱桃,对小雯说,“我看楼下卖的挺新鲜的,给你们尝尝。”

“周老师太客气了,拿回家吃吧。”小雯说着竟有些感动,交钱来按摩的客人什么时候这么贴心。

“嗨,就几个樱桃,你也别客气。”周老师把樱桃拿去洗了洗,若有所思地说,“最近来得有点晚是不是耽误你们下班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小雯想说,“您最好七点以前过来。”可想了一下却说,“没事的,您也忙么。”

周老师今天穿了一件红色和灰色交织的花格子衬衫,不知为何,小雯每次看到这种图案便有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
周老师脱掉衬衫,轻松地趴在按摩床上。他越来越适应小雯的力道,开始享受按摩带来的,略带疼痛的快感。他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一个电影叫《情欲按摩院》,心想按摩的确是一件激发情欲的事情,尤其是女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一遍,连那个东西都热了起来。

小雯用力揉捏着他背后的肌肉,每打通一个淤塞,仿佛心跳也快了些。她不得不承认,作为一个男人,周老师也太不耐疼了些,但他的呻吟确实很好听。

“对了,还没问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

“张小雯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美高梅彩票发布于雕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毁容——读的最后一本书